博客首页  |  [新蓮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情感世界
新蓮  >  心靈故事
壓不扁的玫瑰

2388

壓不扁的玫瑰
「白花女」的血淚人生
文/新蓮
這是一篇長篇的人物紀實專訪,全文超過兩萬字,怡蓉來自中國大陸福建省漳州,經歷過所有人無法想像的過去,她自出身、成長、工作、婚姻、困頓、到生涯的轉 折處娓娓道來,令筆者在採訪過程中數度因心靈震撼而筆端顫抖,無法順利成文;這是一篇血淚交加的生命謳歌,是從人間最卑微處向光明爬行的路程,它能見證無 論再悲苦的生命都有來世的意義,再坎坷的遭遇都有它背後的美意,它也告訴我們應當對人生永不放棄!筆者在怡蓉高潔的靈魂中學習,也在她悲苦的人生中洗滌了 阻滯的心靈,但願此篇訪問稿的問世,也能為您帶來相同的震撼、收穫與重新柔軟的心靈。
初識人間地獄苦
何怡蓉是我現在的 名字,而在這之前,在更早更早之前,我的名字是一連串謾罵的代名詞,我的親人故意不稱呼我真正的名字,而既沒有朋友也沒有同學的我,其實也不需要任何名 字,……只要是聽到髒話或是辱罵聲、打我的藤條、扁擔聲、甚至是鄰里的恥笑聲響起,年幼的我知道,那就是烙印在我靈魂之上的名字。
我出生的家庭很窮,在大陸福建省東山,我排行老四,上有兩個哥哥,一個姐姐,媽媽有特異體質,是一個平時神智不清,但只要神明一「上身」就比任何人都要精明的乩 童。聽說她原本腦筋還好,生了我之後有一次去鄰村偷挖牛糞(當時還有撿牛糞晒乾,專賣牛糞餅當作肥料或是塗牆糊物來使用的行業),她被當成小偷嚴打到昏 迷,頭部受損的媽媽在十五天之後醒過來後,就變的顛顛倒倒的了。
爸爸是一個遊手好閒的人,既愛喝酒又不顧家,而我則在三歲多被賣到一個遙遠 的農家當養女,雖然那時的記憶有限,但是我感到養母是一個天底下最「恨」我的人,我記得每天在天還沒亮的時候,睡在他們家阿嬤房間地上的我,就會被她打 醒、罵醒、踢醒,她一見到我便開始打罵,重重的停不了的拳頭一拳一拳的往我頭上打,我不敢走也不敢跑,打到什麼都看不到了,腦筋都已經傻掉了,也不覺得痛 了,這樣倒下了還要再站起來,一直到她打累了停手讓我去工作,…就這樣……在每一天天亮前……我被打醒、罵醒…好多年…好多年…。
才三、四 歲的我其實就得做很多的事情,養鵝、養豬、趕鴨、打掃、拔草、撿柴……任何我能做的都要做,一旦做錯了或做不好或交代的事情沒力氣做,都會被打到我站不起 來。我記得很小的時候養母就告訴我說︰「你娘家那麼窮,就算把你打死了我也不用負責任,你最好知道,我根本不把你當人看!」
稍微大一點,六、七歲之後,我更開始要煮米飯、煮豬菜、燒水…等等,小小年紀的我因為力氣不足、手腳高度不夠,在廚房受傷是常有的事。等到飯菜上桌 了,就算想吃其中的哪一樣菜,養母的眼神就盯著我看,那種警告的眼神弄得我根本不敢挟菜……,好不容易想扒一口飯進嘴裡,養母她最小的兒子就會把我碰撞、 推倒,將我的飯菜打掉在地上踩……,加上養母的三個兒子都會隨時欺負我,所以一直以來,我養成了在任何時候都不太敢張口吃飯的習慣。
印象中 餓的發昏的我還是一樣要外出工作,酷熱的艷陽下我看到圳溝的水就昏昏沉沉的趴下去喝了,為了活命我好幾次迷迷糊糊的走到遠處去跟別人乞討,說也奇怪……不 知為什麼,永遠餓著肚皮、赤著雙腳、渾身青紫的我常常都會在地上撿到錢,但是不管是當乞丐要來的錢或是地上撿到的錢,每一分每一角我都拿回去交給養母討她 的歡心(我心裡非常明白她就是要錢),也希望這樣做能夠讓她對我有一絲絲的「手下留情」,可是她仍然是左手拿錢,右手打我……。
何苦生存問蒼天
經過先生同意我緊急將先生的房屋過戶到先生的姐姐名下,當作她借給我們一、二十萬房貸現金的抵押,說好 日後我將每月還她本利,這個負擔我來扛。……這時我身上背負著家庭所有開銷,卻在家中沒有任何地位可言,孩子哭鬧給我壓力、先生暴躁給我苦痛,吃飯有問 題、看病沒有錢,我需要的感情沒有任何慰藉,甚至於沒有耐性也不喜歡負責任的先生還會三不五時的出手打孩子,……我活的好累…好累……。有時走路走一走, 我就會眼前發黑突然有要昏倒的感覺,不知道這是低血壓還是貧血,但那又如何呢?……我早已不在乎我是在做牛還是在做馬了,……如果不是因為孩子的情絲牽連 著我……,我早就放棄生命了。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因為一個機會,此時我有了自己固定的攤位,讓我顯然已經不行的身體,不用再推車了!…更幸 運的是,在那之後不久,有人到我賣豆花的市街發「奇怪的」資料,我好奇的拿了一份大紀元時報,我看那位發資料的朋友臉上有斑點,於是便想順便為我的直銷產 品做廣告,可是那位女士笑笑跟我說︰「不要緊的,這個煉功會好!」我想說煉什麼功會這樣奇怪,還是勸她要用我的產品比較好,她很熱誠的跟我說︰「煉法輪功 啊,妳看這報紙上有介紹…」我真的看了那篇報導,一個人吸毒、嗑藥、喝酒、打架…,結果他學了法輪功,他就重生了?!……真的假的?我在想這真是奇怪了!
第 二次他們來,我又去拿的那份大紀元時報更離奇了;它上面說有一個學煉法輪功的學員,煉功不久連小兒痲痹造成不良於行的問題都解決了?!而且好像學了這個大 家都很快樂?真的有這種可能嗎?會有這麼好嗎?……第三次他們再來發資料,我便主動開口問他們說︰「要怎樣才能走進去法輪功?」他們跟我說要我去公園煉功 點煉功,我說我的時間情況不允許,他們又告訴我說,我可以到書局去買一本《轉法輪》看。就這樣……我這個連一百元掛號費都不肯付的人,真的花了超過掛號費 兩倍的錢買了那本書回來看,更好笑的是那書局只賣正體字的書,我明明看不懂正體字,我還是想買回家再努力的「猜猜看」,我真的想知道這本書到底是在說什 麼…。
可是稀奇的事發生了,翻開來這本書我竟然不用猜它,所有的正體字我都「自動」看的懂,可以說只要是這本書上的正體字我就看的懂(但是 日常生活上遇到的正體字我還要猜),就這樣一邊看我一邊驚呼︰「啊?好好喔,怎麼有這麼好?」或是「啊?真的嗎?真的有這麼好?」……我心裡浮起了一個願 望︰不知道我能不能真的得到這個大法?我一定要找機會去學功!
得遇大法志不退
經過一些時間後我發現,原來看了 這本書是我一生最大的幸運,因為我真的得到了生命的指引,我確實不知道還有什麼能比這些法理更「真實」的;想想我這一生,家人是假的、親情是假的、愛情是 假的、錢財是假的、來去的喜悲與夢想全是假的!只有業力輪報跟所求不得是真的,這些才是我實在擁有的人生……。而大法的法理卻在書中深入淺出的為我一生的 痛苦破了迷︰『……真正的慈悲怎麼看呢?如果一個人真的不錯,在這一生中他會碰到許許多多的魔難。在這些魔難當中目地是讓他還他以前欠的業,抓緊這一生趕 快還盡了。有人體的這一生,還完了債你好上天國去,永遠享福,所以在常人中他會受苦。那麼大家想一想,哪個是真正的慈悲呢?佛看問題和人看問題絕對不是一 回事。常人就覺得佛叫人在常人中享福,這就是佛慈悲他了,神慈悲他了。相反呢,他受苦了,他就怨天怨地:哎呀,上帝怎麼不管我啦?我是失落的人哪!恰恰上 帝在管你,叫你還業,好回去呀,永遠回到不生不滅、不往下掉的地方多好啊,那才是真正的慈悲。……』
我明白了上天對我生命的美意,了解了為 何我得受盡那千辛萬苦的遭遇,…我知道了我這一生痛苦的原因,也了解了對於人間的情感為何我總是所求不得。……那是因為冥冥中有雙手祂牽引著我,叫我一次 一次的好在痛苦之中消去業力,在危難之中保有生命,這樣等到有朝一日機緣成熟,我就能夠再見到師父,再見到這部宇宙大法!
我的震撼太大了, 恍然大悟的我決心邁向我今生真正的「歸鄉路」!…雖然一開始因為要煉功學法遭到我先生百般刁難,可是得法三個月之後我突然發現,怎麼我的生理痛、肩膀痛、 腰痛、頭痛、渾身酸痛全部不見了,我更意外的發現,隨著得到大法,我的運勢開了,豆花販賣的生意上了軌道,讓我不做直銷反而賺錢了,抵制我的經濟因素似乎 消失了,我慢慢供應的起兩個孩子上托兒所的費用,似乎也勉強還的出每月積欠先生姐姐的房貸本利,還可以多少剩一點點的金額生活…。尤其重要的是,我開始尊 重起自己,知道人的「生命寶貴」的意義很大,「人身難得」更超過我的想像,……我舒緩了眉頭、平靜了心頭、睡穩了枕頭,我再也不做惡夢!
只不過,修煉的這條路對我來說阻礙是如此之大,考驗是如此之多,每天每天我仍然在努力的與磨難拔河,與所有的限制奮鬥……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